砂锅_开封网

  • A+
所属分类:砂锅
一个中年男子,默默行走在从胭脂河到自由路的人行道上,间隔整齐的古槐斑驳树荫下面,他,右手拎着一尺长的麻绳绑着的比当年小学作业本厚不多少的一片红白相间的猪肉。马路北
砂锅_开封网

砂锅_开封网

  一个中年男子,默默行走在从胭脂河到自由路的人行道上,间隔整齐的古槐斑驳树荫下面,他,右手拎着一尺长的麻绳绑着的比当年小学作业本厚不多少的一片红白相间的猪肉。马路北,交际处红门楼高台阶上,几个小屁孩在玩拍画片的游戏,其中有我,拍画片的脏兮兮的手突然停在半空中,并不看大人动静,眼巴巴盯着那片细麻绳儿系着的猪肉的移动,饥肠辘辘的幻觉中,那片肉渐次变化成一头大肥猪,被父亲快活地赶着朝家里奔走。炊烟袅袅,一只黑黝黝的砂锅在煤火上小沸,咕嘟咕嘟地冒着乳白色的泡泡儿,满屋子飘溢着诱人的猪肉炖粉条白菜豆腐的热香

  饥饿的童年,如此海市蜃楼般的景象,竟然把我牵引到正在阅读的切斯瓦夫米沃什的诗境,大师把社会现实分较高层面和较低层面,前者即“包括所有形成文化的东西,即教堂、学校、大学、哲学教条、政府体系”;后者为“最实在的生活,人们去杂货店,使用一只碟、一支汤匙、一支餐叉,坐在椅上,开门关门,而不管上面发生什么事”。大人们丝毫没有埋怨,他们默默地接受了这种较低层面的现实,尽最大的可能去把崩塌的境况来改善,譬如在熬菜的砂锅中放入一片猪肉的设计,用最基本的和最微不足道的努力,给成长中的孩子增加食欲、补充养分。

  砂锅少年时代远去了,那种黑色粗陶用具,早已沦落到五金杂货店随意撂在屋角用来煎中药用的地位。据说有一个习俗,家中没有煎药的砂锅,可以问邻居借,但用过后不可直接还,要等主家来取回,意思是不能把你家里人的病送到人家。既然说到这儿,还有一个话题,就是砂锅煎熬过的中药药汤,病者服过后,家人会端着砂锅把药渣儿倒在家门口的路上。对此有关解释有许多种,甚至把孙思邈、张仲景、李时珍给生拉硬拽过来。我只看好一种民间流传,就是把药渣倒在路上乃一种朴素寓意。大路上过往行人多,他们经过的药渣即可驱散霉运,双脚从上面踩过,也可把疾病带走。再有,那句早年耳熟能详的“打破砂锅问(纹)到底”的民谚,几乎湮灭在书本和口头上。而今,时尚的砂锅宴,海参鱿鱼早已司空见惯,这种砂锅也改为乳白色陶瓷器皿,看上去要比黑粗陶的高贵了许多。但是这种黑白影片一样的历史细节,却如同地理课本中的夹页岩一般呈现在我们这代人记忆的地壳图中,冷不防地在某时某刻出现,提醒着我们曾经度过的岁月,偏偏这又为一些80后、90后、00后们所不屑。

  •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于2019-11-27 22:15,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 转载请注明:砂锅_开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