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从三十岁摆摊卖炸洋芋只因顾客一句线年目前

  • A+
所属分类:铁板
二十年很长,二十年很短。从1997年至今,重庆万州郎婆婆这碗洋芋,卖了20年。看着来买洋芋的孩子从小学到大学再到结婚生子。逐渐发现,吃的不只是一碗洋芋,还是孩提的回忆。
她从三十岁摆摊卖炸洋芋只因顾客一句线年目前

她从三十岁摆摊卖炸洋芋只因顾客一句线年目前

  二十年很长,二十年很短。从1997年至今,重庆万州郎婆婆这碗洋芋,卖了20年。看着来买洋芋的孩子从小学到大学再到结婚生子。逐渐发现,吃的不只是一碗洋芋,还是孩提的回忆。

  1997年,在小城万州的一个路口,一个简陋的摊位一个火炉一口锅,几张小木桌几把小板凳,就这样随意地围着摊位摆放着。锅里的油翻滚着,金黄的土豆在锅里炸开。在1997年,在这个偏僻的路口,因为出现了这样一个摊位,而逐渐变得有烟火气起来。而做这一切的,就是郎婆婆。

  那时的郎婆婆三十多岁,还是一位风姿绰约的郎阿姨。之所以决定在这个路口开一个卖洋芋的小摊位,郎婆婆说一开始是为了当时贴补家用,当时家里的经济条件也不算很好,几个孩子要读书,用钱还是有点紧张。郎婆婆没有什么一技之长,当时看到外面有很多小摊位再卖炸土豆,感觉挺不错的,就回家自己摸索着也做了几碗土豆。没想到家里人尝了味道都说好,于是郎婆婆就决定自己也来做一个卖炸洋芋的摊位 。

  “生活嘛,还是要靠自己”从1997年开始,郎婆婆靠着自己,真的就把这碗洋芋做了起来。

  郎婆婆的小摊在一个比较偏僻的路口,不属于繁华阶段,人流量也不大。为什么要选择在这个地方,郎婆婆说虽然这个路口很偏僻,但她看准了附近的一所小学,很多孩子们读书放学都要从这里过,最重要的是这里离郎婆婆家里挺近的,搬运摊位这些也比较方便 。

  “现在看来,我当时的眼光还是很准的哟。二十年了,现在孩子们逐渐长大了,有的上了初中高中甚至大学,一有时间都会回来吃一碗洋芋。”郎婆婆很满足地笑着。

  二十年间,郎婆婆的洋芋陪伴了无数个孩子,当初小时候吃着她洋芋的孩子们都长大成人了,又一轮新的小朋友开始吃郎婆婆的洋芋。从当初的一声声郎阿姨再到现在的一声郎婆婆。这碗洋芋陪伴了无数人的成长。

  二十年来,每天早起准备食材,然后再去摆摊,晚上再收摊。日复一日,郎婆婆就这样做了整整二十年。现在郎婆婆的孩子也都成家了,儿孙满堂。孩子们都劝郎婆婆不要再做这碗洋芋了。郎婆婆每次笑着答应孩子们干完这个月就不做了,但是郎婆婆还是做了一个月又一个月。郎婆婆其实自己也想过不做了,可以好好地享受一下晚年了。

  但是每次当她向顾客们说起自己可能不做了之后,顾客们都对郎婆婆说“您千万不能不做了啊,你不做了,我们就没地方吃了。”就是因为这句话,郎婆婆再也没有过不做下去的想法。郎婆婆把来吃她洋芋的人,无论是几岁十几岁的学生还是吃着她洋芋长大的人都称为是她的孩子。“孩子们不想我下岗,想让我继续做”

  二十年来,尽管它只是一个路边摊,但因为赞不绝口的味道和二十年来所积淀下来的情怀。郎婆婆小摊每天依旧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有人问郎婆婆为什么不去找一个门店经营,“我只卖洋芋,找个门店太浪费了。而且无论是顾客还是我,对这个地方都有感情了。”郎婆婆的回答显得朴实又可爱。

  这碗洋芋,这个摊位,已经成为了很多人的回忆食堂,而这碗洋芋,和郎婆婆一起成为了这个食堂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2017年,郎婆婆的儿媳妇也加入了郎婆婆的这个小摊位,每天婆媳二人都会在这个摊位上忙碌着。郎婆婆开始把自己的手艺传授给她的儿媳妇,而她自己则退居到第二线。虽然做这碗洋芋,看似很简单,但是在郎婆婆的眼里,每碗洋芋都要认真对待,特别是在她的调料上。辣椒多少酱醋油又要放多少。二十年里,每一味调料郎婆婆都是精心调制和研究。这也是在这二十年里,这碗洋芋能存在并且被越来越多人喜欢的缘由。“不管是当初五毛钱一碗,还是后来的八毛钱,两块钱,五块钱一碗,价格有变化,但味道我们不能变啊”,郎婆婆开玩笑道“就像一个流行词汇,哪怕一碗洋芋,我们也要做到不忘初心啊”

  郎婆婆的洋芋也紧跟潮流,开通了外卖。郎婆婆说“这样也方便那些来不到的顾客嘛”

  2018年初始,很多学校都放寒假了,郎婆婆的摊位却一天比一天热闹。因为每到寒暑假,从小吃郎婆婆长大的那群孩子们又回来了,一碗郎婆婆洋芋是孩子们回到家乡必打卡的一个地方。这仿佛成为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两三结伴,又或是三五成群。坐在那个熟悉的小木板凳上,吃着那熟悉的洋芋,身边穿梭着来往的路人,还是依旧和蔼地郎婆婆站在街口炸着那碗洋芋。大家围着小木桌回忆着学生时代的故事述说着自己与这碗郎婆婆洋芋的故事。

  “上次来吃,人很多,但婆婆把第一碗给了我还问我工作了没好久都没来吃她的洋芋了。”“嫁到新疆五年,只要回一次万州,就要去吃。”

  时间流逝,二十年很长,二十年很短。偏石板附近很多街道进行了翻修,附近的住户也搬离了老街区搬进了新城区,那所小学的孩子也毕业了一批又一批,唯一不变的依旧是郎婆婆那碗洋芋。

  从洋芋阿姨到洋芋婆婆,一碗小小的洋芋承载了无数人的回忆,也成为了纵横万州二十余年的美食传奇。